当前位置: 鲤城新闻网> 图片新闻

母亲服毒轻生 ICU外儿女长跪不起:求求你们 救救我妈

2014-06-25 16:22:39 星期三      来源: 泉州网

一双儿女泣求帮助  

  “求求你们,救救我妈妈,”一对子女跪在地上,面对着ICU重症病房,泣不成声,嘴里不断念叨着“救救我妈妈”。19日上午9点多,45岁的邓某梅一时想不开,喝下了一罐农药自杀,随后,被送到晋江市医院抢救。家里人到处筹钱,但昂贵的医药费让这家人无法负担。

  重症病房 一对姐弟哭倒在外

  昨晚7点,记者来到晋江市医院的ICU病房外的家属等候室,只见一对姐弟双膝跪地,面向着ICU病房的窗口,姐姐双手合十,向天祈祷,眼泪不住地往下流。弟弟趴在地上,失声哭泣,声音已沙哑,眼睛哭得红肿。

  边上有人介绍,姐姐小娟26岁,已结婚了,弟弟苏强23岁,听说妈妈出事了,从深圳赶回来。姐弟已在这里跪了三个小时,“早上就吃了一个包子,到现在还没吃饭,他们说要为妈妈祈祷,求求大家救救他们的妈妈。”

 抢救

  联系表姐 关门喝下一罐农药

  邓某梅的妹妹阿容介绍,姐姐在晋江市某酒店当厨师,患有糖尿病,身体不太好,想把工作辞掉,但酒店没有批准。19日上午9点多,邓某梅和酒店经理通了个电话后,就打电话给表姐阿香让她过来,将一袋东西交给阿香后,就喝下了一罐农药。

  阿香告诉记者,“她打电话给我时在哭,我问她是什么事,她说你先过来。”

  10点半左右,阿香来到酒店的食堂,见到邓某梅眼睛已经哭得红肿,问她什么事也没说,从厨房的送菜窗口处扔出了一袋东西,就将窗口反锁住了,门也反锁,然后就拿着一罐农药喝了下去。“我当时吓坏了,大喊,酒店工作人员过来将门撬开。”阿香说:“门开后,她已经躺在地上了,拉着我说‘阿香,我好难受。’”随后,酒店就叫车将邓某梅送到了晋江市医院。

遗书

  感到太累 袋子里有三封遗书

  阿香告诉记者,当时她打开袋子,看到里面有银行卡、钥匙、手机、几百元现金,还有三张临时写的遗书,随后,遗书交给了阿容。

  阿容告诉记者,一份遗书委托表姐阿香处理她的遗物;还有一份交代自己有多少财产;最后一份是说她活着很累,要先走一步,记者看到遗书上写道:“爸、妈,女儿不孝,先走一步。女儿,妈妈从小没管教好你们,在这里妈向你们说声对不起,希望你们好好照顾自己,好好做人,妈妈觉得活得好辛苦,好累,好想解脱自己。邓某梅绝言,2014年6月19日。”

  阿香推测,邓某梅选择自杀,有家庭和工作的双重关系。她在酒店厨房煮饭,煮完饭还要被叫去洗碗,想辞职又辞不了,“她有糖尿病,要按时吃饭,有一次在工作中,提前去吃饭,经理就说要扣她钱,后来,她打电话来跟我说她很累,想辞职。”阿香说,另外还有家庭的一些因素。

  无钱支付 医院已停几种药

  邓某梅被送到医院后,她的丈夫老王伤心过度,也病倒了,目前也在晋江市医院接受治疗。阿容介绍,姐夫身体也不好,患有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还有脑梗。

  昨晚,记者在医院病房内见到躺在病床上的老王,“她说她想辞职了,很累,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出事前一天晚上我们还一起去逛超市。”老王擦拭着眼眶的泪珠。

  阿容告诉记者,出事后,酒店先垫付了医药费15000元,家人也四处筹钱,但是,邓某梅病情严重,还没脱离危险期,由于没钱支付,医院已经停了几种药,如今已求助无门。

  如果您想帮助邓某梅,可将爱心捐款发至她儿子苏强的账户。 

 

【责任编辑: 王翠玲】

中共鲤城区委宣传部主办 版权所有 © 2009-2010 新闻热线:0595-22355706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闽ICP备0901647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