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资讯
中国“网红小吃”的全球化之梦
2019-01-21 12:56:58 星期一 来源:新华社

  新华社福州1月20日电(记者贺飞、彭培根、郝王乐)在“90后”中国青年毛伟明的记忆里,中学假期都在父母经营的沙县小吃店帮工度过。每天起早贪黑的辛劳让他下决心“打死也不开小吃店”。谁知短短几年后,他却食言了。

  去年在日本完成本科学业后,这个福建籍小伙把沙县小吃开到了东京,生意红火;如今,他和一位华侨合伙人的第四家门店即将在横滨市中华街开张。这些门店的招牌上,都有大嘴张开的圆形卡通形象——沙县小吃品牌连锁店的标志。

  “国民小吃”进军海外市场

  风靡中国大江南北的沙县小吃,2017年以来向海外市场进军的动作频频,日本、美国、法国、葡萄牙、马来西亚等国都出现了挂有统一品牌标识的沙县小吃加盟店。

  “目前品牌加盟店在海外有10家左右,2019年计划在日本增加到10家门店,在美国增加到15家。”沙县小吃产业提升项目指挥部指挥长罗光华说。

  这个组织是近年来沙县政府为全力推动沙县小吃品牌化、标准化而成立的。罗光华说,沙县小吃品牌2014年在国内注册,而后在18个国家、地区和组织申请了商标,辐射面达58个国家及地区。

  沙县小吃的国际化之路,与华人华侨密切相关。在海外开业的沙县小吃加盟店,经营者均为华人华侨。据了解,中国侨务部门正在实施“中餐繁荣计划”,旨在帮助海外侨胞发展餐饮事业,同时推动中华饮食走出去。沙县小吃借着这个东风驶向国际化发展之路。

  “我们希望有华人华侨的地方就有沙县小吃,把它打造成为国际化品牌。”罗光华说。

  记者在沙县小吃培训中心空间开阔的操作间内看到,来自美国、加拿大、马来西亚等国的十多名华人华侨正系着围裙学做炖罐,围着老师傅仔细询问着烹饪细节。

  祖籍福建的美籍华人林文专程来到沙县学习经验。在美国经营多年餐饮生意的他,计划与合伙人一起把沙县小吃品牌化店铺开到波士顿和费城。

  “沙县小吃能够走入美国华人社区,是件非常好的事,”他说,“海外侨胞在美国就可以吃到沙县的味道,还得到了新的就业机会。”

  和林文一起来培训的北京人刘耀汉在美国打拼多年,是一名资深的房产经纪人。他看到了在美国大城市繁华街区投资沙县小吃连锁店的商机:“大城市的人匆匆忙忙,上班前、下班后或中午,吃小吃蛮不错的。”

  从“接地气”到“变洋气”

  在过去20年中,沙县小吃以夫妻店的形式开遍全国,总数已达数万家,它们提供价廉物美的特色小食,风靡中国,被许多人称为“国民美食”。

  全国的沙县小吃年营业额近百亿元。凭借吃苦耐劳,沙县人把小吃变成了全县的经济支柱。但野蛮生长起来的沙县小吃店,也不可避免地出现良莠不齐甚至假冒的现象。

  为提升小吃产业发展,沙县近年来在运营上实行总公司、子公司、终端店三位一体的公司运作模式,开设统一品牌连锁加盟店,从店铺选址、产品定位、视觉包装、食品安全标准和人员培训等方面进行标准化管理。

  目前,沙县小吃已建立加盟店1896家,其中近80%的门店由旧有的夫妻店转型升级而来。据介绍,升级后门店平均营业额增加了50%,在上海等一线城市能翻倍。

  罗光华说,2019年沙县小吃品牌加盟店计划新增2000家。

  沙县小吃经上千年发展,已形成米、面、豆、肉四大系列,包括蒸饺、烧麦、板鸭、豆腐丸、瓦罐汤等200多种美食。

  沙县小吃连锁店的产品思路是“4+X”,即在拌面、扁肉、蒸饺、炖罐“四大金刚”之外,根据当地需求添加其他菜品。在海外,“四大金刚”也发生着有趣变化。

  毛伟明管理的门店适应日本人喜食油炸菜品的习惯,提供“炸扁肉”,而非传统的汤煮。

  沙县小吃产业发展中心教育培训办主任林保灯说,中心去年开始为侨胞提供培训,除了教授“四大金刚”的制作方法,还根据需求,教授制作海外人士偏爱的炸物、烤物等。

  “有些店主还会自己创新,比如法国店主有甜品制作经验,传统沙县翡翠饺会在面皮里加菠菜籽,而她加抹茶粉,很受当地欢迎。”林保灯说。

  插上产业链发展的翅膀

  中央厨房和供应链建设总负责人刘崇新介绍,沙县投资2000万元打造的1万平方米中央厨房,预计今年4月投产。

  投产后将大大节省人力、提高生产效率。以蒸饺加工为例:一天生产10吨蒸饺,传统人工制作需要900人。有了机器,最多只需20人参与。

  “对加盟店来说,完整的供应链是最好的,”林文说,想打造一个品牌,要从最初就确定做标准化、品牌化。他表示,不仅是配料,餐具、服装也要从沙县统一采购。

  这一目标契合了沙县勾勒的全产业链发展图景:沙县规划建设食品产业园,除了设立中央厨房,还要引进各类加工厂,带动餐具、包装材料、服装等相关产业发展。

  而利用中央厨房向海外提供食材,则要逐步、个别地探索。罗光华认为,可以优先发展就近门店,如日本和东南亚国家的门店,再探索在国外建立中央厨房进行区域化生产的可能。

责任编辑:黄凯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