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美爆了!许你一片刺桐红,大声说出我爱你!
2019-03-03 09:42:34 星期日 来源:泉州网

上图:3月2日傍晚,人们在市区丰海路滨海公园里游览“晚报林”,欣赏刺桐花。

泉州最美的花是什么?有这么一种花,从古代走来,带着春天的气息,带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戴着“泉州市花”的头衔,见证着这座城市千年的历史变迁,她就是刺桐花。在小编眼里,她是泉州最美的花,没有之一。

相传,五代时,节度使留从效(906-962)扩建泉州城郭,曾经环城遍植刺桐。至少在宋元或更早,泉州就以“刺桐城”闻名海内外。泉州港,古称刺桐港。1986年10月,市十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上,刺桐花被定为泉州的市花。

“刺桐花开了多少个春天,东西塔对望究竟多少年,多少人走过了洛阳桥,多少船驶出了泉州湾……”2011年,乡愁诗人余光中在《洛阳桥》中,将刺桐花、东西塔与洛阳桥一并入诗,可见刺桐花对于在外的游子来说,是乡愁的一大寄托。

刺桐花红艳似火,寓意吉祥富贵和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历代文人骚客留下不少吟诵刺桐花的佳句。有诗云:初见枝头万绿浓,忽惊火军欲烧空。刺桐花开时枝头被“点燃”,烈焰烧天的震撼场面仿佛就在眼前。

如今,在泉州的刺桐路、东湖公园、西湖公园、刺桐公园、金山公园、江滨北路、丰海路、沿海大通道、北滨江公园·石笋园等地,都可以看到刺桐花。只不过,不同地点,花开时间略有早晚之别。

上个月下旬,小编到泉州森林公园拍摄桃花,桃花开者寥寥,令人扫兴。无奈登上小桃花山,想到揽胜楼看风景,却意外地在楼阁周边发现两棵刺桐树,其中一棵花开不少,引来绣眼鸟觅食,演绎春天的故事。

身材略显臃肿的绣眼鸟,经常出现在刺桐花旁。

绣眼鸟在刺桐花间飞翔,这对泉州来说,是每年春天的标配。

也是在上个月,小编也曾在北滨江公园·石笋园的江边看到刺桐花,不过今年那里的花儿开得略显稀疏。开花这种事,跟种田一样,有点靠天吃饭,我们能做的,大概也就是科学种植,静候佳音。不知道进入3月后,枝头有没有变得更为热闹。

更早之前,去年3月,小编曾经途经沿海大通道龟山湾附近路段,被那里的刺桐花所吸引。相信这“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一幕不少朋友仍然记得。

今年如果再去,龟山湾的刺桐花还会这么美吗?

能够在沿海大通道上生存下来,并且开出成片的花朵,可见刺桐树的生命力还是很顽强的。小编曾与友人探讨种植刺桐树的要领,他说:“只有不科学的方法,没有种不活的树”。古代的泉州,几乎没有高楼,江风海风那个吹啊,都能环城遍植刺桐,而今种树的方法更加科学,人们不仅懂得换土,还发明了树木专用的输液袋,树苗的成活率应该比古时候高不少吧?

好了,让咱们看看今天在滨海公园拍摄的刺桐花。这一片刺桐树位于滨海公园丰海路与东宁路交叉路口附近。只见枝头上刺桐花“热烈燃烧”,场面确实犹如着火。

这片林子名为“晚报林”,是泉州晚报社与泉州市市政公用事业管理局在2015年3月联合种下的。也就4年的时间,刺桐树已然茁壮,花开不可谓不美!

小编逗留了3个小时左右,这里游客并不多。这也是为什么今天要做这篇推送的重要原因之一。花开如此之美,一定要拍报给大家,才不会辜负了这一片“刺桐红”。

是不是红得有点刺眼?刺桐花的红色无需美图增添饱和度,就已如此艳丽。

黄昏时,火红的花朵似乎想要点亮接下来的夜晚。

红花需要绿叶衬托,只是,刺桐树上的叶子已经所剩无几。赶巧的是,有几棵别的树穿插在刺桐林中,大伙说说看,是留下美还是移栽到别处更美呢?

高空俯瞰,红色变成了星星点点。毕竟,叶子已经凋落殆尽,花瓣又是条状,而非阔片状,鸟瞰之下较为稀疏,可以理解。

低空鸟瞰,花儿团团簇簇,遍布画面。

恰逢退潮,天气也并不十分好,否则画面会更好。考虑到天气预报说接下来有连续的阴雨,过些时日这里的刺桐花不知所剩几何,小编决定及时与大伙分享这个视角,好让一些朋友周日就能前往观赏。

抵近航拍,“火焰”直冲镜头。

看完航拍图,一定要来一组地拍图。这是鱼眼拍摄的画面。

锻炼路过的市民停下了脚步,为了这一树的火红,为了这动人心魄的刺桐红、泉州红。

傍晚的天空难得露出一小片蓝天白云,用来衬托火红的花朵正合适。

刺桐树有两个“缺点”,一是树枝较乱,每每令摄影人抓狂。

二是美中带刺,枝上的尖锐凸起让人胆寒。对喜欢爬树的人来说,爬刺桐树显然是不太明智的选择,那将会留下血的教训。不知道五代时,留从效在泉州城郭遍植刺桐,是不是考虑到不让敌人爬上去。

怎么形容刺桐花的美呢?是母亲一样的美,爱人一样的美,还是兄弟姐妹又或是子女般的美?

一枝独秀太孤独,并肩开放有个伴。

组队“燃烧”,更富激情。

分组PK,难分高下。

有没有发现,刺桐花的开放,基本上是盛放的状态。略显张扬,又不失优雅。

锻炼的市民为这动人的“泉州红”停留。

情人眼里出西施,说刺桐花是泉州最美的花,还不接受反驳,是因为她是泉州的市花。其实,刺桐花被定为泉州市花的那一天,另外一种花也一同被定为泉州市花,她就是含笑花。只是,泉州城又叫刺桐城,并没有听说叫做含笑城,所以,刺桐花依然是最美的,你们觉得呢?

嘿,远观刺桐林,林下两人正牵手?非也,递手机而已。这位身材娇小的女生,一身暗色运动服,戴着墨镜和鸭舌帽,冷不丁喊了一声小编名字,吓得小编魂飞魄散——泉州可真小,原来是媒体同行。她锻炼路过,看见花红,忍不住停留,自己拍完,还让锻炼的朋友帮忙拍摄。

刺桐花的花瓣比较有趣,是不是像电视剧《包青天》里王朝马汉的佩刀?

与其他花儿一样,刺桐花也具备“化作春泥更护花”的良好品质。

文图/编辑:陈起拓 

 

责任编辑:赖闽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