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城新闻
听鲤城军人的故事,向他们致敬
2019-08-02 08:13:14 星期五 来源:鲤城新闻网

  “八一”建军节是所有军人的节日,他们将青春和热血献给祖国,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最可爱的人。革命战争年代,他们抛头颅、洒热血,救人民于水火,挽民族于危亡;和平年代,他们冲锋在前,顾大家舍小家。帽檐上的国徽,见证着他们的忠诚信仰;身上的军装,是他们永不褪色的骄傲。

  他的青春定格在24岁

  “哥哥去参军时才20岁,一米八的大高个,长得很帅气!”这是蒋丽娥对哥哥蒋亚彬最后的印象。

  蒋亚彬的家人站在他的遗像前深深凝望

  蒋亚彬出生在常泰街道树兜社区,父母共育有五女一男。“我想去当兵!”当蒋亚彬提出这一想法后,父母和奶奶都舍不得,毕竟他是家中独子,但是蒋亚彬对军营充满向往,希望为国效劳。

  1976年3月,蒋亚彬穿上崭新的军装,和家人挥手告别,如愿参军入伍。

  但是,谁也没想到,这竟是永远的分别。

蒋亚彬(翻拍)

  “从哥哥入伍到他牺牲,三年都没有回来过,只能通过书信联系。”蒋丽娥说,哥哥在部队里刻苦训练,很快成了连队的训练骨干,当上了班长,多次受到上级嘉奖。

  1978年10月,蒋亚彬的奶奶病重,思孙心切,蒋亚彬在部队接到消息,回了一封电报:训练紧张,等训练一结束就马上回去!

  但不久,他与家人便失去了联系,一直没有回音。后来,蒋家人才从报纸中了解到,原来蒋亚彬所在部队奉命开赴中越边境线上去了。

蒋亚彬立功受奖的证书和军功章

  一家人时刻为蒋亚彬担心,也曾盼望他能戴着大红花,胸挂军功章凯旋。

  然而1979年2月,当时读高中的蒋丽娥在《人民日报》上看到一则消息,文中“中国边防战士在广西西宁明县廖行地区巡逻时,战士蒋亚彬被当场炸死”这行字格外刺眼!当时,一家人彼此安慰“也许只是同名同姓而已”,但是几天后,这份自我安慰被彻底击碎,部队把蒋亚彬牺牲的消息送到家中,蒋亚彬的父母当场昏过去。

蒋亚彬牺牲后,被安葬在广西南宁凭祥革命烈士陵园(翻拍)

1979年2月12日,《人民日报》第五版刊登了蒋亚彬牺牲的消息

  1979年2月12日,《人民日报》第五版刊发报道《越南又接连在我边境进行武装挑衅》,其中写到:“二月十日,中国边防战士在广西西宁明县廖行地区巡逻时,三次踩响越南武装人员埋在中国境内的地雷,战士蒋亚彬、李振忠、杨光武三人当场被炸死……”

2017年,蒋亚彬的家人来到广西南宁凭祥革命烈士陵园祭拜蒋亚彬。这也是时隔38年后,母亲朱秀恋第一次来到这里。

  蒋亚彬的生命永远定格在24岁,但他的军魂永存。也是在1979年,在得知哥哥牺牲的消息后,年仅15岁的蒋丽娥义无反顾地参军入伍,“我要继承哥哥的遗志,也想要报效祖国!”

1979年,蒋丽娥追随哥哥的脚步参军入伍

  今年3月份,当“光荣之家”的牌子挂在蒋亚彬家门口时,母亲朱秀恋说:这块牌子对我们一家而言,是一种荣耀,要好好保存着。

  面对危险,他的选择只有向前

  “老吴家小孩在部队立功啦!”

  今年1月23日,常泰街道仙塘社区热闹非凡,鲤城籍现役军人吴进军在部队荣立二等功的消息不胫而走,引发了不小的轰动。漫天的锣鼓和鞭炮声中,鲤城区人民政府、区人武部、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吴进军所在部队等军地领导登门报喜。

2018年,鲤城籍现役军人吴进军荣立“二等功”

  这是一枚血泪铸就的军功章。

  2008年,22岁的吴进军脱下警服,换上军装,响应号召参军入伍。“我们家可以说是警察家族,很多兄弟姐妹都在警察系统工作,我读的也是警校。”吴进军说,父亲是个军事爱好者,家里收藏了许多军事书籍,“从小耳濡目染,我对军人这个职业很憧憬。”

吴进军(右)在大学时代两次获得散打冠军

  11年来,吴进军执行过多次任务,面对犯罪分子,他毫无畏惧,“我们经常会在高速路口对犯罪分子进行堵截、抓捕,无路可逃的犯罪分子往往会铤而走险,强行冲关。”吴进军说,尽管每次执行任务前,都会进行周全的研判,但免不了会有突发的危险情况。

  有一次夜里,吴进军前往一个荒草丛生的村子摸排犯罪分子的情况,他突然感到脚底一滑,低头一看才发现竟然踩到了一条剧毒的银环蛇,“我生平最怕的就是蛇,尤其还是这样一条毒蛇,”虽然蛇一下子窜进草丛中,但依然就在脚边,因为担心惊动犯罪分子,吴进军小心翼翼地坚持执行完任务才退回来。吴进军说,执行完任务后,脑子里第一时间想起的就是父母、妻子和孩子,心里面很是愧疚。

  军功章也有家人的一半。

  白天休息,晚上执行任务,日夜颠倒是吴进军的生活常态,虽然离家不远,但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吃住在军营。“从军多年,不能时刻陪伴家人,对他们感觉很亏欠。”吴进军说。

  “当时认识的时候就觉得很投缘,也没想过成为‘军嫂’意味着什么。”2011年,吴进军和妻子陈飞凤步入婚姻殿堂,“最辛苦就是怀孕的时候,他因为工作不能陪在身边,我也刚工作不久。”怀孕期间,陈飞凤独自一人住在单位里,她总是一个人去做产检,一个人去采买生活用品,看到别的夫妻成双成对,忍不住心酸。

吴进军与家人合影

  相伴多年后,陈飞凤方才明白“军嫂”二字的含义:为了让丈夫安心保家卫国,她们既要当爹又要当妈,既要孝敬老人又要照顾孩子,用瘦弱的身躯撑起一个幸福之家。丈夫保家卫国,冲锋在前,军嫂就是“祖国钢铁长城最坚实的基石和后盾”。

  他们本可以选择更安逸的生活,不必缺席父母的老去和孩子的成长;他们本和我们一样普通,只因穿上了这身军装,于是变得坚强无畏。

责任编辑:黄凯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