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城新闻
“人民楷模”王文教来鲤,勉励青少年
2019-11-18 08:16:18 星期一 来源:鲤城新闻网

  为深入弘扬爱国主义精神,掀起向“人民楷模”学习热潮,日前,鲤城区委文明办、区档案馆结合“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在泉州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区档案馆举办传承榜样精神 坚守初心使命——“人民楷模”王文教和弟子林建成访谈活动,辖区内100余名师生、机关党员志愿者代表同王文教面对面交流,近距离感受“人民楷模”的爱国风范。

  “人民楷模”面对面,分享故事传递精神

  “我8岁的时候开始练羽毛球,但是练羽毛球不等于我的功课会落下,我早上5点钟到7点钟练球,上课时就认真听讲……”

  “我执教的时候比较严格,队员如果身体不适可以请假,但如果你在场上不认真,我就给你记过,因为严格才能出成绩……”

  当天下午,王文教同来自泉州七中、泉州六中、泉州市西隅中心小学的100余名师生和机关党员志愿者代表分享自己和羽毛球的故事。

前排左三为王文教

  “当我得知自己获得这个荣誉,我觉得我应该更加努力工作来报效祖国,继续为羽毛球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当谈及自己获得“人民楷模”国家荣誉的证书和奖章时,86岁的王文教激动地说道。此刻,台下掌声雷动。

  勉励鲤城青少年,多多锻炼身体为祖国做贡献

  “奉献祖国,奉献人民。”

  “少年强,青年强,中国强。”

  访谈结束后,王文教同林建成这对师徒分别在题字板上写下一段话作为对鲤城青少年的勉励,并对现场师生说道:“平时要多进行体育锻炼,提高体育项目的技术,不仅仅是为了夺标,更是为了增强体质,发展体力、智力,为祖国繁荣富强做贡献。”

  “他们是我们学习生活的榜样,我们要把这种顽强拼搏的精神传承下去。”泉州市西隅中心小学学生陈滢琳激动地说,王爷爷和林爷爷的事迹让自己很受鼓舞。

  泉州七中高二年学生黄锦莹表示,“王爷爷和林爷爷他们为祖国做出这么多贡献,我们作为青少年也要好好学习,争取以后成为国之栋梁,在各个领域为国争光。”

  区委文明办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下一步,鲤城区还将深入贯彻《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继续发挥各类爱国主义教育平台的作用,开展多形式的爱国主义教育活动,特别是要教育年轻一代,学习“人民楷模”坚定的信仰信念,不断地战胜困难和挑战,扣好人生的第一粒扣子。

访谈现场,学生代表踊跃提问

  王文教:我把一生献给祖国

  “一听到自己拿到这个奖,我感到无上荣光,这是祖国对我的认可。”王文教说,“人民楷模”国家荣誉称号是一生的荣幸。

  2019年,距离王文教从印尼回到祖国已经整整65年,来时他还是个20出头的小伙子,风华正茂,如今已过古稀之年,壮心不已。

年轻时的王文教

  当这位已经86岁的老人打开时光的匣子时,你会发现他的记忆力出奇得好,关于羽毛球、关于故乡的点点滴滴自然而然地流淌出来。王文教说,他热爱自己的生活,热爱这个国家。

  归国

  1954年5月6日,一艘巨轮驶出了雅加达港,王文教、陈福寿等爱国华侨踏上了归国的路程。为了这段旅程,王文教抛下了亲情、爱情、友情,他甚至写下了“永不回印尼”的保证书。

  许多年过去后,王文教的女儿在给父亲的信中这样写道:“5月6日,是你值得纪念的回国的日子……我想你没有后悔吧?因为这经历造就了一个人。这个人受到了许多人的尊敬和赞许……你爱事业远远超过爱惜自己,这和你的爱国心一起构成了你的人格……”

王文教在第一届全运会羽毛球男子单打比赛上夺得冠军

  1953年,百废待兴的新中国在天津举办了四项球类运动会。会后,中国羽毛球队和印尼队打了一场友谊赛,印尼队20岁的华人球星王文教惊讶地发现,刚获得全国冠军的运动员被他打得毫无招架之力。“15:0、15:6。”王文教至今还清晰地记着比分,而这个发现从此也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当时,印尼也是羽毛球强国之一,王文教更是闻名当地的球星。然而,那场友谊赛深深地触动了王文教。“我们既然有技术,就应该回到祖国把羽毛球搞起来。”王文教决心已定,并约上几个华侨同行,即使母亲的劝阻也没有让血气方刚的他回头,“当母亲见我坚持要回国时,便为我准备了1000斤粮食 。”

第一届全运会羽毛球男子双打冠军福建队队员王文教、陈福寿,亚军上海队队员施宁安、黄世明

  当王文教在海关签下自己名字的那一刻起,他的命运就和新中国紧紧地捆绑在一起,无论顺境或逆境。王文教笑着说,女儿已经帮自己“定性”了。

  拓荒

  对中国羽毛球当年的快速崛起,印尼归来的华侨高手做出了巨大贡献,他们带回了出众的技术和先进的训练手段,让中国羽毛球在短时间内就冲上了世界之巅。

  “当时我们一到北京,讲羽毛球人人都听不懂。我们就利用周末的时间下工厂表演。”王文教说,自己经常表演一些难度动作,让人家觉得像杂技表演一样,“当时真的辛苦,在国家队一年365天,我们只有休息一天半。”

  1956年,原国家体委在福建和上海成立了集训队,王文教到了福建打球,“我是南安洪濑四都岭兜人,我一定要回福建。” 在福建,他和陈福寿合写了一本羽毛球教材,还在当年的12月底,推动成立了中国第一支省级羽毛球队——福建队。

1965年,赴丹麦比赛的中国羽毛球队在使馆前留影(资料图)

  1958年,全国已经有20多个省成立了羽毛球队,都以这本教材为训练指导,羽毛球迅速在国内推广普及。1959年,第一届全国运动会,福建羽毛球队获团体总分第一,王文教收获了男单和男双两项冠军。1960年,年轻的汤仙虎、侯加昌等也相继从印尼回国加入福建队,王文教则退役成了教练。

  在王文教的率领下,这支青年军连战皆捷。1965年,中国羽毛球队出访欧洲,以快速打法和灵活多变的战术,取得34场全胜的骄人战绩,那时,中国羽毛球队无法参加国际羽联的赛事,但在不同场合多次击败世界顶尖高手,人称“无冕之王”。1974年,“无冕之王”亚运加冕,七个项目中勇夺五金。

  而真正走上世界之巅却要等到1982年的汤姆斯杯。此前一年,中国顺利加入了国际羽联,推开了关闭许久的世界大门,也推开了一个新的时代。

  问鼎

  1982年5月21日,世界最高水平的男子羽毛球团体赛——第十二届汤姆斯杯迎来决胜日。

  在王文教的记忆匣子里,这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场比赛。赛后,英国队的领队评价这场比赛是“汤姆斯杯举办40年来水平最高、最扣人心弦的比赛。”

  这时,一代名将汤仙虎、侯加昌已经先后退役,国家队里都是一些年轻的面孔。王文教率领着中国队一路披荆斩棘,与印尼队在决赛中狭路相逢。自从1958年第一次夺得汤姆斯杯后,印尼队在连续七届比赛中拿了六个冠军。

  “刚开始比赛,我们特别紧张。因为输的队伍不仅没有任何奖牌,还要站在边上。所以,不拿冠军真的很难受,看人家拿奖你得陪着,两手空空的。”王文教双手一摊,笑着说。

  此时的风轻云淡却不能掩盖37年前那场比赛的风云变幻。这届汤姆斯杯决赛采取的是九局五胜制的赛制,分两天进行。为了打赢这场比赛,印尼队也是精英尽出,连续三届全英男单冠军“天皇巨星”林水镜,八夺世界冠军的32岁“球王”梁海量等悉数上阵。

王文教(右)在中国队获得1982年第十二届汤姆斯杯赛冠军后向观众致意

  比赛第一天,印尼队取得了3:1的战果,“我们没有参加过世界大赛,发挥肯定要打折扣,但是没想到是1:3。”王文教收起了笑容,仿佛再次回到那场比赛的场边。“当晚总结会上,韩健说,明天还有五场球,比四场还多,可以转败为胜;陈昌杰更豪爽,他说谁笑到最后才最美。”年轻时的冲劲在师徒间总是一脉相承,王文教说,这让自己知道夺冠有戏。

  第二天,中国队一口气连赢四局, “无冕之王”最终以5:4击败了汤姆斯杯“七冠王”,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当王文教高举奖杯的一刻,全场掌声热烈,这也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中,“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感觉到真是扬眉吐气了。”

时任国际羽联支委、尼泊尔代表在中国队获得第十二届汤姆斯杯赛冠军后祝贺时任中国队教练员王文教(左)

  两年后,中国女队又首次登上了尤伯杯的舞台,她们以五场比赛一盘未失的优异成绩捧杯,并由此开启了尤伯杯五连冠。

  从1972年担任国家队教练到1993年退休,21年的执教生涯中,王文教培养出了侯加昌、汤仙虎、韩健、陈昌杰等一批世界冠军,共获得56个世界单项冠军,中国的羽毛球从此崛起。

责任编辑:黄凯杰